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 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提供:綿陽搬屋,搬遷,搬家,搬廠,吊裝,起重等綿陽搬家服務.專業搬家,價格合理,服務貼心.公司擁有搬家隊伍,豐富的搬家經驗,受到廣大用戶的一致好評,歡迎您來電咨詢預約相關服務.15378496970.
 

 

準備搬家嘍

樸月 本名劉明儀,臺灣著名女作家。祖籍江蘇省江寧縣,曾任教職,現專業寫作。曾出版散文集、歷史小說、兒童戲劇故事、傳記小說、詩詞名句賞析等。小說《西風獨自涼》獲臺灣“文藝協會小說創作獎”,現任臺灣歷史文學學會秘書長。

樸月稱呼鹿橋為“姑父”,因為鹿橋夫人薛慕蓮是樸月義父李抱忱的表妹,而鹿橋夫婦就是在李抱忱家相識、相愛、相許的,所以兩家關系極為親厚。樸月與鹿橋之間的關系是親情與忘年知己之情并存。鹿橋自己就對樸月說:“我這一輩子,寫信多的人,就是你了!”

《未央歌》與《人子》在臺灣是非常受讀者歡迎,尤其深為青年學子喜愛的作品。也因此,作者“鹿橋”成為文藝界的“偶像”人物。他的《未央歌》,也有臺灣版的《青春之歌》之美譽。

但,由于時空的阻隔,許多人不太能理解“鹿橋”是怎么樣的一個人;認識他,知道他是怎么一個人的,又不免疑惑:這樣一個人,是怎么“養成”的?他怎么能一直保持著他“小童”的心性,不受“污染”?

他是得天獨厚的!出身福建閩侯的書香仕宦世家。福建文風鼎盛,吳家祖上自乾隆丁酉以來,科名鼎盛,“五世科甲”中舉者十余人,歷代仕清為官。父親吳藹宸先生,因著家學淵源,書學根柢極佳,能詩擅文。北京大學畢業后,又曾出國留學,精通外文,因而被政府征召為外交官。在這樣的家世背景下,中國的禮教,與西方的禮節,是他從小教養中就自然存在的。

他博學的父親,對孩子的教育非常重視,在那新舊交替,西風東漸的時代,卻并不崇洋。從小家里請了宿儒名師教他讀中國的古書,因此,熏陶出他根柢深厚的人文素養。而相對于一般文人,他曾讀生物系,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,也因而有著更客觀、清明的觀察力。尤其他對人對事不太自設樊籬,什么事都愿意涉獵,所以跟各行各業的人,都能談,也都能在相互的激蕩中彼此獲益。

以前曾有人誤傳,以為故“經濟部長”李連海先生是《未央歌》里的“小童”。實際上,李先生是“大宴”,鹿橋本人才是“小童”的原型!他本人的確也像小童一樣,孩氣歸孩氣,童心歸童心,但好學深思,不肯“人云亦云”的盲從,也不武斷的否定。各種的學說、理論,都必須經過了一番思辨,融會貫通后,發展出他的一番見解來。“學問”對他來說,不僅是某種的專業,更是一種落實于生活中的理念與態度。

他常深自慶幸,這樣一個融合了中、西之長的家庭,給了他立身處世、待人接物的良好教養。父母的開明與信任,加上適逢抗戰,又身在外讀書,一切得靠自己,又給了他過度的自由和充分發展自我的天空。當時“西南聯大”自由、開放的校風,同儕間彼此扶持,相濡以沫的友情和雖然生活艱苦,卻充滿了理想與樂觀、進取的人生態度,更奠定了他一生積極健康的人格發展基礎。這些經歷,形成了他的人格特質,使他在面對抉擇的時候,能清明地思考權衡。

許多人批抨《未央歌》太烏托邦了,好像與當時抗戰的大時代脫節。他卻認為,當代的“苦難”是人人都知道的,不需要再強調了。而當時,他們的確是努力在艱困的物質生活中,彼此激勵,維持樂觀進取的心境,不為現實的苦況擊倒的。在我認識了祝宗嶺姑姑(伍寶笙的原型)后,她也說“當時我們并沒有覺得那么苦!日子中也還是有很多快樂的。”

至于是否太保守、太幼稚甚至“童話”。一則,當時人心較“古”,以現代人的開放與思維模式去檢討六十多年前的保守落伍未必公平。而且,書中所表達的一些理念、哲思,未必是現代自認“不幼稚”的青少年所能有。二則,他完成此書時,剛滿26歲,也不過是個“青少年”。不論文學成就,作為一本青少年讀物,至少,《未央歌》所帶給青少年的,還是健康、樂觀、進取,鼓勵追求自我提升,充滿理想色彩的正面作品;這也正是他自己所期許的。就青少年教育的立場來說,也絕不是時下那些非情色即暴力,以描繪人性晦暗面為時髦的作品所能取代或否定的。

他樂于過簡樸的生活,不趨時尚,不慕榮利的淡泊心志,使他能擇善固執地謝絕“功名利祿”的誘惑。而選擇適才適性,接近他自然心性的道路。這世界誠然不盡美好,人性也不盡善良,但,人還是有趨避的權利的。應該說,他選擇了不違反他的“自我”,也容許他保有“小童”式自然天性的那一條路。

我與鹿橋姑父是在先義父李抱忱先生家認識的;他是義父的表妹薛慕蓮女士的夫婿。我也因著這一淵源,稱他“姑父”。

由原先與他和姑姑,只是稱謂親切的“葭莩之親”,到與二老貌如家人,并被姑父視為忘年知己,是經過許多不得不歸于“緣”與“命”的周折與遇合的。在相交愈密,相知愈深后,對姑父的“小童”天性有了更深刻的認識與了解。他的小孩脾氣,倒也并不是幼稚無知,或矯揉造作。他一直很率性、真摯,在天性上,他好像就是一個“光明之子”與“自然之子”。對世界永遠好奇、對人永遠善意、對事永遠認真。待人接物,更是率性而真誠,一直到八十多歲,都保持著“小童”時代的那份“赤子之心”。事實上,另一面的他,卻可以說是個智者、哲人。幾乎所有接觸過他,與他交談過的人,都深深地為他若不經意,卻含蘊著洞徹人生的智慧所傾倒折服。

他的“經師”當得如何,其實我是不清楚的。但以他退休多年之后,華盛頓大學和圣鹿邑美術館,還以他的名字成立“吳訥孫學術講座”,每年固定地邀請專家學者到圣鹿邑演講,以推展藝術文化來看,他在學術上的成就,也應該是備受肯定的。就“人師”這方面,更是成功。他總是那么和悅、輕松的,就把他的理念、思想,他對文化的體悟,對世情、世事的看法,他的人生觀、生活態度,如和風細雨滋潤萬物般,自自然然地沁入人心。

他不贊成把人都訓練成“專家”,而喜歡文化上的“通識”。他常跟我說:“做‘人’比什么都重要。不論思考什么、寫什么,都得有‘自己’。尤其作為一個文藝工作者,更不能隨波逐流;沒有‘自己’,就不能成‘家’。”他不贊成教育上種種“制式”的束縛與指導,因為那是扼殺靈性和創作力的。這對他不只是一種“概念”,也身體力行。

 

來源:綿陽吉美搬家,綿陽搬家綿陽吉美搬家公司小圖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Copyright © 2006 - 2018 綿陽吉美搬家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 綿陽市吉美搬家保潔公司 版權所有

 

12075期福彩3d开机号